不要当“学术俘虏”
点击:5930 添加时间:2016-01-29 14:55:00 信息来源:

              

  习主席在发扬学习我国传统文化时,强调要按照毛主席的“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,取其精华,为我所用”。这对我国的《周易》应用研究尤为重要。
  大家认为“俘虏”一词是来源于战争,用于战争,但是在学术、艺术等文化领域里,同样存在“俘虏”等问题。所谓“学术俘虏”,就是在学术上,对古人的学术著作不加分析、不顾实际情况、不顾应用结果,照抄、照搬、照用。这种情况,在《周易》应用研究的今天,较为突出,较为严重。特别是在阴阳风水应用中更为严重。严重到害了个人,害了国家。
  在革命战争时期,有的人在战场上被俘虏了,有的人因地下工作而被抓了,实际上也成了敌人的俘虏了,有的革命意志不坚定,在敌人的严刑拷打下叛变了革命,投降了敌人,当了叛徒,出卖了同志,出卖了党的组织,给当地革命造成重大的损失。但是,大家要记住,叛徒出卖革命利益,只是一个地区的革命遭受重大损失。如果一个风水学者在学术上成为“学术俘虏”,给人家、给农村、给县市风水看错了,那不是一个地区、一段时间,而是多少代人,多少亿万人受害啊。这个损失是无法用金钱来计算的。
  就拿我国阴阳风水学来说,十三个门派,不仅几千年来没有规律可循,我们的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,大学风水教授,给老百姓看风水,给单位看风水,给学员讲课,无意中害了人。大家想想,这是多么严重的问题。

                  

  我们的风水师也好,风水学院的院长也好,大学风水教授也好,对祖先留下的风水著作和方法,哪些是对的,哪些是错误的,可以说黑白不分。在学习和应用中,没有按照毛泽东的“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”,不加分析、不加考察、照抄照用。出版风水著作时,照抄照搬,以讹传讹。成为名符其实的“学术俘虏”害了不少人,害了后代,给我国风水应用造成了极大破坏。   
  为了说明“学术俘虏”问题,现举事例证之:
  一、“左青龙,右白虎,前朱雀,后玄武”对吗?
  这一条是从事风水行业的第一顶“学术俘虏”的帽子。
  我们从事风水行业的人还有那些风水教授,他们在实际中,不仅这样用,出风水书时也是这样抄,这样搬的。2013年6月我去昆明市出差时,一个朋友领我去他姐姐家做客。我一看那一套小楼房,坐南向北,西边建的三层楼高的厢房,东边是空地,就知道这是风水师的杰作。我有意问主人“为什么西面建房这样高,东边是平地”,“邵老师,你可是世界奇人啊,这是左青龙右白虎啊。宁愿青龙高万丈,不让白虎高一寸啊”。
  面对他的冷言冷语,我明确地告诉他说“左右手定青龙白虎的方法是错的。青龙、白虎、朱雀、玄武,是天上的四颗定方向的星,而这四颗星,不因房屋的坐向而变化。正确的定论是“东青龙、西白虎、南朱雀、北玄武。这是永恒的定律”。随后我问房主,“房子建起来几年了?”“五年了。”“你家是不是有个男孩打架被判刑了”。房主伤心的说:“儿子因打架用刀捅伤对方,判了五年徒刑”。我告诉他,“你坐南向北的房子西边不是青龙,是白虎,白虎高主凶杀,因此,你儿子被判刑了”。   
  二、重龙脉,山星,重穴位
  重龙脉、山星、穴位,这是“学术俘虏”的第二顶帽子。我国的风水著作从古至今多如牛毛。翻开这些著作,共同的特点是重龙脉,重山星,重穴位……,当然这是阴阳风水不可缺少的条件,但是,很多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,大学风水教授,对古人的这些理论和应用方法,不是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,而是当作百分之百的真理,不加分析、不考察考证,就鹦鹉学舌的朝朝相抄、代代相传,结果是一代骗一代,从古骗到今,从古害到今。
  如秦始皇的墓,明十三陵和东清陵的皇家墓群,不是重龙脉、重穴位、重山星吗?为什么秦始皇葬下后,秦朝半年就灭亡了?明清的墓群大都葬成了水反路反,故一代不如一代,特别是定陵朱常洛的龙脉、山星、穴位不是好吗?因他奶奶的墓葬成水反路反,造成朱常洛小时多病难养,立太子时就反复五次,最后当上太子,八月初一登上皇位,九月初一就驾崩了。
  清东陵自乾隆之后再无兴盛。慈禧太后的墓地,龙脉、山星、穴位不是都很好吗?为什么她葬下墓被盗,尸体从墓中拉出头被砍掉。
  蒋介石他母亲的坟地,是蒋介石的随身风水(国民监察委员)名师肖萱亲自选的龙脉、山星、穴位,亲自选葬,为什么日本飞机炸了蒋介石之母的坟墓。
  阴阳风水应用中,吉凶不是决定于龙脉、山星、穴位,定吉凶最重要、最关键是水顺路顺为吉,水反路反为凶。因此,古代风水师不懂水顺路顺为吉,水反路反为凶的规律,错以龙脉、山星、穴位、案山为重。因此,我们今天的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、大学风水教授都是照抄所以成为“学术俘虏”。   
  三、西安是首都的风水宝地吗?
  古代风水师认为西安后有秦岭龙脉为靠山,前有脚踏黄河为拦,又有八水绕长安,认为是建都的风水宝地,故有十三朝建都的历史。
  我国现代的风水师认为西安是风水宝地。提出北京不旺人不旺财,不仅要迁都西安,而且把西安作为我国的新首都的宝地(请看《驳迁都论》)。这是“学术俘虏”的第三顶帽子。这些主张迁都的风水师他们不仅是“赤脚医生”,而且是地地道道的 “学术俘虏”。
  地和人一样,有贵贱之分。大贵之地可以建国都,中贵者可设省和省级市,下贵之地建市县。北京属于大贵之地,故宜建都。它的优越条件是坐北向南,北有燕山和石景山龙脉为靠,天安门的内明堂宽广护卫,外明堂河北平原阔大,东有泰山,中有嵩山,西有华山,雄壮三卫士守护,南有三龙护卫,长江、黄河、护城河,出水口都在天安门东南,符合风水学上的水归墓库。又有东青龙,西白虎护卫。北京的风水好在,也是最重要的,是水顺路顺而归库。因此,北京不仅是我国的风水宝地,也是世界上最好的风水宝地。
  那些主张北京迁都的风水大师,风水学院院长,大学风水教授,他们既不懂西安的风水为什么不能建都,又不知道北京风水好在什么地方。因此,他们把西安选为我国新首都的风水宝地之一。西安为什么不是建都之地?一,西安是水反路反之地。浩大的秦岭龙脉在南,是南高北低,违背了我国西高东低,西水东流,北高南低,北水南流的自然规律。其八水绕长安都是水反路反。因此,西安为水反路反之地。二是在冷兵器时代,有十三朝在西安建都,西安有易守难攻之势,东有潼关,西有宝鸡,南有秦岭,北有黄河渭河。
  西安虽有易守难攻之优势,但是,从第一个朝代建都,后来还是有十二个朝代攻进了西安,皇都如多米诺骨牌,一个接一个的倒台。皇朝的老百姓接连不断的遭屠杀,怎么能说西安是建国都的风水宝地呢?
  凡是风水不好的建都之地,其皇朝灭亡时,一个皇宫都没留下,西安、南京是建都最多的地方,都是如此,这是风水上遇水反路反的最重要标志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四、玄空、八宅法
  玄空、八宅法,不讲水顺路顺,只以飞星定阴阳吉凶,称为当代的风水大宗之法,红遍全国。在实际操作中,玄空、八宅法,凡是会玩笔弄墨的人都视为宝贝,而且改头换面,旧瓶装新酒,冠以新书名,照抄、照搬的有之,还有人想用此书当作为我国风水应用的法宝,成为风水教材。这就是“学术俘虏”的第四顶帽子。
  世上万物都有规律,《周易》就研究天地人运动的规律,而我国阴阳风水学是研究人类生存发展,社会兴衰的规律。阴阳风水的规律,就是以八宫坐山,必须是水顺路顺,水归墓库为吉;水反路反,水破长生为凶。其龙脉、山星……飞星再好,水反路反,水破长生都为败局。
  玄空、八宅法,不管水顺路顺,不管水反路反,只以双星到,父母三般卦到向为吉。八宅法,只以吉星到宫为吉,或开什么门为吉。这纯属文字游戏。玄空的24山,变四十八局,不仅是文字游戏,而且如入迷宫。
  如果玄空的九宫飞星,其阴阳宅得吉,八宅法吉星到宫,而水反路反,水破长生,有何吉可谈。如果九宫飞星遇凶星到向,八宅法的凶星到宫为凶,那坐山得水顺路反,水归墓库,若符合风水规律,怎么成凶局。   
  五、西边有水吉,东边有水凶
  我们的祖师,郭璞讲“风水之法,得水为上,藏风次之”,风水又有“有水可葬,无水不可葬”。祖先把水作为风水重要的第一宗旨。但祖先没讲清水顺水反的吉凶所在。因此,我们的风水行家在飞星时,不讲水顺路顺,水反路反,只要明堂有水就行。这是“学术俘虏”的第五顶帽子。
  坐山前或明堂前要有水有大路是对的,但是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、大学风水教授,不管水反路反,这样就会害了用户。
  有一风水书讲“东边有水为凶,西边有水为吉”。因此,看风水只要西边有水就言吉,东边有水就说凶。有的学员就问教课老师:“为什么上海的南京路东边有水,一直都很发达?浦东西边有水,为什么发展总比不上浦西” 。这一问,把老师问住了。
  单纯用水的方位定阴阳吉凶,是违背了水顺路顺,水反路反的风水自然规律。我在《风水规律学》一书中讲“以八宫坐山,向上得水顺路顺为吉,得水反路反为凶”。这是颠破不破的真理。
  上海黄浦江西为兑,得黄浦江水顺路顺,黄浦江东为震,得黄浦江是水反路反,所以一直以来浦西很发达,浦东发展受局限。所以人言:宁要浦西一张床,不要浦东一套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

  六、韶山风水会出毛泽东吗?
  我国阴阳风水有十三门派,风水师以万计,没有哪一个门派方法,哪一个人会说韶山风水出不了毛泽东,而且不分析、不调查、不考证,光凭报纸、凭党史、凭电影、凭歌曲、凭毛泽东的房子,就说韶山风水如何好出了毛泽东,难道这不是“学术俘虏”第六顶帽子吗?
  我们从事阴阳风水学应用研究的人,应该多读毛泽东的著作,毛著是我国人民智慧的结晶,是我国人民的宝贵文化遗产。为什么我们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、大学风水学教授成了“学术俘虏”,就是没有遵从毛泽东的对古文要 “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”,“没有调查,就没有发言权”的宗旨。所以在应用研究中照抄古书,照搬旧例,不用脑子、道听途说、人云亦云,这样不仅阻碍风水科学发展,而且是害国害民害子孙万代!难道我们的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、大学风水教授不应该自责吗?对得起国家,对得起人民吗?
  毛泽东在韶山的房子和姓李的同住。其房是坐南向北,毛泽东家住的房子是坐卯向酉。2005年8月我和堂妹邵玉华第二次去考察毛泽东家的风水时,用我研究的风水规律一检查对照,厢房坐南向北,虽有田园水东水西流,但犯短绝。毛泽东家住的房子是坐卯向酉,不但是水反路反不通,也犯短者绝。因此,我就说:“山无雄壮,水不秀,又犯短者绝,就断韶山的风水出不了毛泽东。毛泽东一定出生在一个帝王的风水宝地。”
  当时有人说我讲话出格了,报纸、电影、电视剧、党史都说毛泽东出生在韶山,毛泽东本人也没说他不是出生在韶山。我只好说:“如果说芒果是韶山产的,那是不对的,芒果一定产在出芒果的地方。毛泽东一定是生在一个出帝王的风水宝地上。我现在虽然拿不出证据,但我相信风水规律,相信时间和实践会证明我是对的。”后经过漫长的七年二个月,终于2012年10月证实了毛泽东真正的出生地在离韶山三十里地的韶源村。毛泽东是3岁时全家搬到了韶山的。
  我把找到毛泽东的真正出生地,在网上发布后,引起了国内外的震动。学者、专家评论说:“邵伟华老师找到毛泽东的真正出生地,是风水学的胜利。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的胜利。邵伟华老师的技术高超,功底深厚,是无人可比的。”
  我国阴阳风水有十三门派,又因几千年来无规律,加上我们的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、大学风水教授的盲目相信古代风水著作,照搬其理论、应用方法,抱着求名不求实,不加分析,不求真理,不负责任的态度,实在可恶。   
  我国的阴阳风水应用方法,只有统一,阴阳风水才能真正成仿生学,成为造精英、保精英的工程学,才能为造福人类而建立功勋。因此,我举办的精英风水师特训班,是学风水规律的,是摘“学术俘虏”帽子的特训班。我国的风水师、风水学院院长、大学风水教授,必须按照毛泽东的“去粗取精,去伪存真”,“科学来不得半点虚假,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”的科研指路明灯,不但要勇敢的摘掉头上 “学术俘虏”的帽子,而且要在阴阳风水学上做到“有所发现,有所发明,有所创造,有所前进”。为我国的易学应用研究,为阴阳风水学的应用研究,为我们子孙后代造福,为全人类造福,作出更大的贡献。